当我离开Lanvin之后 整整四个月都在写作

Alber Elbaz虽然暂时走下时装舞台,但那声“farewell”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告别,而是一种扬弃。在与他的对谈中,我更体会到了这一点:这位传奇的设计师...

本文授权自iFashion周末画报

如果不是在我们的镜头下,你应该很难见到在长椅上悠闲打盹儿的Alber Elbaz——是的,在告别Lanvin半年之后,设计师Elbaz开始转而享受更加积极的生活方式,认真地把时间分给朋友、旅行,当然还有自己。他虽然暂时走下时装舞台,但那声“farewell”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告别,而是一种扬弃。在与他的对谈中,我更体会到了这一点:这位传奇的设计师不会走远。保留造梦的能力,并与现实人生适度交换,是令他心神合一的守恒法则。

自从去年十月告别了Lanvin,Elbaz已经很久没再有过如此轻松的悠长假期。不去考虑潮流趋势,不去听从市场数据,他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自己,让自己投入与人和艺术打交道的精神漫游中去。

“当我看到一件艺术品,我并不会特别急着查到这个艺术家是谁、这件作品诞生于何时何地。因为对于我知道的东西,我会去思考,而对于那些宏大的遥远的我不知道的东西,我会像造梦一样想象。我的工作,或者说我的人生就是去造梦,然后才是理性的思考。”

Elbaz对于快速到不可控的当下现实抱有两极化的态度。一方面,他的态度不得不说是严肃批判的。正如他在离开Lanvin时讲过的那样,快速运转的时装体系,高速发达的网络科技让我们早已不记得“针与线”才是时装世界的主角。

而另一方面,以他并不偏激的姿态与这样的现象握手言和。并不擅长玩转网络世界的他开始在Instagram上发布个人私照,并时常配以可爱的(当然,也是需要配合键盘转换)表情文字。这并不是任何缴械投降或者妥协,而是认清所谓“变革”本质背后的智慧与胸怀。支撑Elbaz与这一切和平共处的,正是他与生俱来的浪漫本领——用梦想释怀现实。

我很不解,我问她是因为在LA没有人喜欢双下巴吗?然后我立刻跑进在巴黎那间很多人都去的那间诊所。我跟我的主治医生说你快帮帮我,怎么才能在几十个小时内摆脱这个(指着下巴说道)?

第二天,我就坐飞机来到了LA。我猜想也许在这里我说一句话却得不到什么回应——因为就像我的巴黎朋友说的:美国人可不喜欢双下巴。但你知道吗?在LA,我见到那些朋友们,人人都打心眼儿里喜欢我、欢迎我,当然我也一样。我想我的巴黎朋友错了,双下巴这种东西根本不算什么。

时尚界的昨天与今天在快速切换。就像我刚刚听到的消息,就在昨天Hedi Slimane离开了Saint Laurent;再之前,Raf Simons离开了Dior。而我,也离开了Lanvin。我在想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?

是不是哪里出了故障,那个红灯一直在闪但我们却都没有注意到?我想我们需要变化,我们需要让一切更好,我们需要听从自己的声音。我们需要节省时间不是因为懒惰,而是因为我们要努力工作从而变得更好。

我不是在否定照片和图像的作用,我也很爱拍照。但我更希望看到精神世界和外表一样丰富的人和故事。人们需要故事。这让我想起我在许多年前刚进入YSL,我在YSL的档案室内呆了整整一个月,看到那些经典设计我激动得无以言表,这种感觉不单是视觉来传达的。

我很享受写作这件事,我希望在写作中灌输我自己的理解:如今的时尚是怎样的?我们想让它变成什么样?以及对应的解决办法是什么?我从小的梦想是做一个医生,而不是设计师。所以对我来说,找到一个症结的解决方法才是最重要的。

时尚这件事在如今,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变化。在巨变的风浪中,你可以建筑一道墙,将自己与之隔离;或者,你可以寻找一个支撑点,在风浪中自我保护,最好还能从中得到些什么。

 

文字:

采访/撰文_Chuyu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_Jocelyn Zhou

Film:

制片人_Shaway Yeh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监制_Yaohui

摄影_Fan Qing/LY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期制作_Zhao Dan/清华大学时尚教育

场地鸣谢_Temple东景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责任编辑:吴浩锐_NE1065

  • 欢迎转载今日聚焦资讯:当我离开Lanvin之后 整整四个月都在写作
  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http://www.jinrijujiao.com/fashion/daka/311.html
  • 猜你喜欢